<u id="62yro"></u>
      <bdo id="62yro"><pre id="62yro"></pre></bdo>

      <video id="62yro"><mark id="62yro"><div id="62yro"></div></mark></video>

      <source id="62yro"></source>
        <video id="62yro"></video>
    1. <video id="62yro"></video>

      <wbr id="62yro"><big id="62yro"><u id="62yro"></u></big></wbr>
      字號:

      大荒小說:魍魎少女平月的歷練日記

      時間:2016-08-22 10:24:33 作者:網絡 手機訂閱 參與評論()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大荒小說:魍魎少女平月的歷練日記

        我叫平月,是個魍魎。
        其實外人對我們門派誤解挺大的,以為門派里不是師兄那些逗比就是掌門這樣高冷的。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正常人,很正常很正常的人。
        就是有點愛財。這也很好理解的,做人呢,總是要有點理想才行,你說我吧,論溫柔比不過堂子里的,論高冷爭不過仙居的,論英氣搶不過盾娘的風頭,論霸氣和荒火娘差了好幾個檔次,論呆萌夠不著道姑,論可愛擋著個龍巫妹,論瀟灑得給弈劍讓條路,論氣質拼不過鬼墨,論逗比......算了還是讓毛毛妹逗比著吧。
        論美艷就別想了,上邊一打師姐壓著呢......
        你說,我可不就得培養一個興趣愛好嘛,排遣排遣自己的情緒對不對。
        掌門覺得我挺麻煩的,據他說是沒見過我這么麻煩的弟子,成天就知道數錢,不然就惦記他的金庫。這不今天出師考核考了一半,他一腳把我踹上傳送點,說讓我去沾染一下人世間的氣息。
        我真的是一臉懵逼,難道喜歡錢還不夠有人間氣息嗎?
        話說回來,掌門真的很小氣,臨走就給了我一個小布包,我掂了掂就知道沒多少東西,還美曰其名是對弟子的考驗。考驗你個鬼哦,金庫分我一半我再考慮考慮。
        當然了,這句話我是絕對不敢說的,我很乖的坐在大蝙蝠背上飛到了九黎,我可不想被派去打掃藏書閣。
        做個合規矩的的弟子真不容易啊,心累。

        說到這九黎吧,算是個一線城市,交通便利,貿易往來的商人絡繹不絕。大蝙蝠挺不給面子的,我本來想讓他把我載到孔雀坪,沒想到他飛過了頭,還不承認。
        行吧,南門就南門。我擠出一個笑臉摸摸大蝙蝠的脖子,他一臉不情愿地扭過頭,一個俯沖把我丟在地上。
        很好,臉著地......臉著地啊!我爬起來的時候有個斯斯文文的弈劍小哥滿臉受到驚嚇的樣子,最后遞給我一塊雪白雪白的帕子,我看了看他身后呆若木雞的一大票人,覺得自己要被南門毫無遮攔的太陽曬化了。
        我很可恥的把小哥雪白的帕子擦成了黑色,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南門每天人流量太大,地面太臟,城管又不派人打掃,我又臉著地......
        很好,這筆賬我記住了!以后再被分去喂蝙蝠,我一定要好好對待對待他。
        但是目前的問題是這個帕子......
        我把帕子揣在布包里,咳嗽兩聲,正打算告訴小哥我洗干凈就還給他,只見小哥臉抽搐了兩下,一副痛心的樣子說不用還了,說罷就要上劍走人。
        講道理,這個穿著校服的弈劍小哥真的很帥,符合我讀過的所有《大荒xx言情xx》、《那個弈劍與那個太虛不能說的那些xxx》......嗯,大家懂就好,所以我怎么可能放他走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別想歪,我只是問了他名字,為了把帕子還給他罷了,看我真誠的眼神。小哥的名字很好聽啦,叫蕭扶柳,一聽就很文弱。我蹲在神石上目送他離開的時候還有點不舍,不知不覺蹲了好久,有個天機營的阿姨帶著小孩子路過做任務,小孩子指著我說麻麻你看,石頭上有個奇怪的阿姨。
      講道理,你叫我姐姐還差不多。我背對著她們翻了個白眼,畢竟不能嚇唬小孩子,我發誓我只是隱身跳下石頭,掐了掐她的小臉蛋,水嫩水嫩的手感可好了,沒想到她就哭了,眼看著有個穿著鳥毛裝的毛毛沖過來,嚇得我化了個血往丹朱飛奔而去。
        講道理,手感可好了。

        我在丹朱晃蕩的時候碰到不少西瓜,我摘了一個,拿匕首切得整整齊齊,一口下去汁水四溢,特別甜。我就這么抱著瓜坐在板凳上看別人切磋,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晚上,晚上的丹朱比白天有韻味,四周的植物發著幽光,螢火四處飄蕩。
        我正打算收拾掉瓜皮找個地方睡覺,有個帽子上綴著長面紗的姑娘攔住了我,問我還有沒有瓜吃。講道理,這么晚了瓜都被主人收走了,我挺為難的,就自己掏錢種了一個。還好包里的錢還是夠買個西瓜苗的——大荒牌西瓜苗,見風就長。
        等瓜熟的時候我都快睡著了,就叫這個姑娘小白吧,從頭到腳都是白色的。小白把我推醒了之后讓我把瓜切了,她咬下第一口之后突然開始給我講故事,我總結了一下就是:一個負心漢拋棄了小白,小白準備報復的時候這家伙死掉了,結果小白太失落就到處找男人......啊呸,找真愛的故事。
        簡單、通俗、易懂,教我文學的師姐肯定要夸我的。
        我撐著睡意總結完了這個故事,小白就開始哭,眼淚錢串子一樣往下掉,看得我有點心疼,我靠過去想再遞給她一塊瓜吃,沒想到她抓起我的袖子就擦眼淚,哦,還有鼻涕。
      心好累,我只是想遞一塊瓜。
        眼看我這套衣服是廢了,神石閃過一道光。
        蕭!扶!柳!
        我興奮地朝他招招手,他一臉納悶地走過來,還是那么風姿綽約、玉樹臨風。救星,我就知道他是救星,小白的眼神唰的一下就亮了,放開了我的瓜和袖子,正正帽子,又在裙子上擦干凈手,只見她款款而立,朱唇微啟,她說道:奴家這廂有禮了~
        我分明看到小哥腳下一軟,抬手就是一招曲則全。嗯,大概是當強心劑用。我偷偷摸摸地捏著隱身術準備走人,買瓜苗的錢就當日行一善了,沒想到小哥一把摟過我肩膀,咬牙切齒地警告我敢走就找毛毛掛我一年賞金。
        好的大爺我不走,你那么有錢,賞金直接給我唄?

        后來,后來我們三個就成了固定的隊伍,方便完成各自的歷練。我負責打探消息,偶爾和扶柳一起虐殺妖魔,小白負責后勤,做做飯什么的,不過那味道不敢恭維,所以我主動包攬了飯食,小白只負責美。
        沒錯,美。我們接了各地斬殺妖魔的單子之后,小白就負責在過程中唱唱曲啦、跳跳舞啦這樣的。
        我和扶柳,是真的不想她因為裙子蹭到血跡就嘮叨一下午了。折磨人,太折磨人了。

        說到門下弟子歷練,這個一般都是按照斬殺妖魔的數量決定成績。這天我們仨按照往年的趨勢估摸了一下,覺得差不多到了優秀線,就收拾行李準備往回走,結果沒想到,居然有一整團妖魔,涉河深入中原腹地,好巧不巧就盯上了這個鎮子。
        盯上這個鎮子以后呢?
        殺人咯。

        我被扶柳從被窩里拖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逼的,他一臉嚴肅地告訴我小鎮已經被妖魔包圍了。
        我扇了他一個耳光。我很嚴肅的告訴他我想睡覺,然后他又把我從被窩里刨出來,用力把我按在窗口,指給我看鎮子四周的火光。
        我覺得我的魂已經升天了。
        講道理,敵眾,我寡,小鎮的居民戰斗力不計,小白也忽略不計吧,整個鎮子的人命就這么莫名其妙的交到了我倆手上,嚇得我穿衣服都不利索了。
        下樓梯的時候看到小白叮叮當當帶著一大堆東西狂奔而來,說是居民們交給她保管的細軟,鎮長已經帶著好多人操家伙上了。
        我腳一軟,扶柳抬手就是一個曲則全——確實是當強心劑用的,我說我影殺最多解決一個,小白眼淚吧嗒吧嗒的;我說扶柳大炮都用不好呢,小白哭著拉住我的袖子說我會幫你照顧好他的;我說小白你和我們一起上唄,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小白......好吧她指揮老人和小孩躲到地窖去了。

        然后那晚就是殺,殺,殺,不停地殺,沒什么好講的。我們倆和鎮長一伙人一直撐到凌晨,王朝的援軍找到了老鼠精打穿的地洞,猶如天降一般出現在剩余的妖魔面前。我看著正規軍隊砍瓜切菜一般收拾殘局,站在尚且硝煙彌漫的街道上,努力抬起胳膊,攬住扶柳的肩膀,我說咱們干的真不錯,他說你身上都是血,臟死了;我說我扇了你一巴掌你別生氣,起床氣人人都有的,他說你臉上沾了奇怪的東西,快點擦干凈;我說你長得那么帥,要不要考慮考慮我?他說......他什么都沒說,腰身挺得筆直,轉頭就走掉了。
        我腿痛得很,化血用得太多,整個人都很虛,只能拖著腿慢慢跟著他。太陽一點一點升起來,影子拉得長長的,又漸漸短下去。
        扶柳長得那么好看,不知道要賄賂他同門多少錢才能買到他的課表呢?試煉結束就要回去上課了,他上課的樣子一定更好看。誒,他那么愛干凈的人,現在是不是要找地方洗澡啊?我這么跟著是不是不太好?算啦,我還是隱身吧,免得他臉皮薄。
        萬一,萬一他不喜歡我,我是不是太無賴了?
        我揉揉腿,認真想了想昨晚他擋在我面前的樣子,又掰著手指數了數自組隊以來他擋在我面前的次數,我覺得吧,人還是無賴一點好,不然和咸魚有什么分別?

        妖魔之圍這件事,算是給我們仨的歷練畫上了完美的句號,在渡口等人來接的時候,小白一直纏著我問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如實講了一遍又一遍,她還是不放過我,等我講了第101遍的時候——別問我為什么是101,我根本沒有數——她嘆了口氣,鄭重其事地拍拍我肩膀,讓我大膽的上;至于扶柳,一直坐的遠遠地,抱著劍頭也不回一下,可氣。
        話說回來,小白被堂子接走的時候,一圈的師姐妹圍著她噓寒問暖,嗔怪她多年沒有音信;扶柳被接走的時候,來了兩個師叔伯,對他大加贊賞;而我?只有掌門的八百里加急,寫著兩個字“很好”,還有一筆付給毛毛山莊飛空艇的路費。
        人比人,氣死人啊。

      后記:
        魍魎的掌門還是看平月不順眼,因為他“苦心磨練”的弟子雖然愛財的毛病收斂了一點,但是又多了個別的毛病——每天必須游蕩一遍弈劍的山門,原因嘛,自然是某個小子要輪三年山門的當值。
        掌門很痛心啊,自己的弟子,好像就快變成別人的了;
        小白的話,真名還真帶了個白字,不過應她的要求,名字就隱去了,據她自己說是:往事不堪回首;
        大蝙蝠嘛,平月把他當做媒人,每天好吃好喝地供著,都快成寵物了;
        扶柳這邊,弈劍門派怎么會允許一個小魍魎到處亂竄,所以山門這回事,咳,大家都懂的;
        至于平月,再努力一把~扶柳在向你招手哦

      手機看攻略,電腦玩游戲兩不誤!
      加點再也不需要切來切去啦~
      下載17173APP
      【天下3】最新消息第一時間推送給你
      美女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