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62yro"></u>
      <bdo id="62yro"><pre id="62yro"></pre></bdo>

      <video id="62yro"><mark id="62yro"><div id="62yro"></div></mark></video>

      <source id="62yro"></source>
        <video id="62yro"></video>
    1. <video id="62yro"></video>

      <wbr id="62yro"><big id="62yro"><u id="62yro"></u></big></wbr>
      字號:

      長篇小說《天下3之少俠手記》(四)

      時間:2018-03-11 17:31:00 作者:丷雪綠蓑丶 手機訂閱 參與評論() 【投稿】
      文 章
      摘 要
      今天是本少俠來到北溟南后的第五十天

        13


        今天是本少俠來到北溟南后的第五十天。


        不得不說魔族的訓練確實有一套,他們搜羅來的那些武功秘籍也非常有用。


        這一個月以來,本少俠明顯感覺到,自己無論是力量還是敏捷度還是對招式的運用都比以前有了非常顯著的提高,對敵經驗也比初入北溟時豐富了不少。


        不過這樣高強度的訓練也不是人人都能扛得住的,期間不斷有人或者妖魔因為無法承受嚴酷的訓練而倒下,繼而被毫不吝惜地拖下去做妖魔的口糧。


        親眼看到這種事令我十分憤慨,然而卻對這一切無能為力,這一刻方才深深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這時候原來的二十七個小組經過嚴苛的淘汰,已經只剩下十六組了。


        今天槐江沒有安排新的訓練,而是把我們集中到斗獸場上,宣布要開始進行小組選拔賽,最終入選者可以獲得將元命盤先給無寐候大人,成為他麾下戰士的殊榮。


        ……殊榮你妹夫!


        本少俠寧肯做妖魔的口糧,也不會卑躬屈膝做無寐候的走狗,替他攻打大荒的!


        相比我的憤慨,阿沼卻很興奮,歡呼雀躍著終于能被無寐候大人看到她戰斗的英姿,以及有機會成為無寐候麾下的戰士,為他征戰四方了。


        看著阿沼興奮發光的雙眸,本少俠心中五味雜陳。


        這個魔族少女的思想太過單純,滿腦子只有戰斗和立下軍功當上魔將,她根本不會明白,那些所謂的軍功,其實是建立在無數大荒戰士的累累尸骨上的。


        而且一切,不過都是為了滿足無寐候想要擴張領地的野心。


        14


        魔族辦事效率相當高,槐江發表完講話之后,小組選拔賽便宣告正式開始。


        我和阿沼配合得天衣無縫,沒費多大力氣就淘汰了對手成功出線。


        選拔賽結束后,原本的十六隊人便減少了一半。


        阿沼仍舊沉浸在獲勝的喜悅中,本少俠卻隱隱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根據槐江的說法,選拔賽會繼續進行,直到剩下最后一組人。


        也就是說,原來和我們一起訓練的那些人,都會成為我們的對手。


        說白了,這其實就是個養蠱式的訓練,讓受訓者分隊殘殺,直至最后一隊,甚至,最后一人。


        面對著魔族本少俠當然可以毫不猶豫地揮劍,可是,如果對面是同樣來自大荒的凡人呢?


        甚至,如果我和阿沼站到了最后,無寐候要求我們兩個自相殘殺——這個可能性非常大,到那時我將如何選擇?


        難道真的要對朝夕相處近兩個月,已經被我視為好友的阿沼刀劍相向?!


        15


        今天我和阿沼大吵了一架,最后甚至大打出手。


        起因是阿沼因為再次晉級非常興奮,嘰嘰喳喳地念叨著很快就能脫穎而出、成為無寐候手下光榮的戰士了。


        明知道她是魔族,作為一名好戰的魔族,有著這樣的想法無可厚非,本少俠心底積壓的怒火還是被點燃了,忍不住站起來指責她滿心只想建功立業,完全不顧生靈涂炭、百姓流離失所。


        而阿沼也對我表現出對交出元命盤的抗拒十分不滿,斥責本少俠膽小懦弱,妄稱戰士、不配做男人。


        聽到這里本少俠直接掀桌了。


        本少俠最恨別人這么罵我好嗎!


        本少俠明明是英明神武、三觀超正、正義凜然、寧死不屈,連長相都超級無敵帥,到底哪一點不像個真正的男人了?!


        記得某位很有名的前輩曾經說過:


        路的盡頭還是路,話的盡頭卻是劍。


        既然吵不出個結果,那只好用武器說話。


        我和阿沼打了大半個時辰,最后本少俠覷準破綻在她手臂上劃了一劍,勉強勝過了她。


        然而這時候我心中并沒有終于勝過阿沼的興奮,只有深深的無奈和無力感。


        隨手將武器扔到一邊,本少俠朝著石室外走了出去。


        身后傳來阿沼的叫聲,語氣氣急敗壞,卻又隱隱流露出擔心。


        “放心,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本少俠不會貿然逃跑。”


        淡定地留下這句話,我慢慢地走到了角斗場,仰頭看著上方狹小的一方天空,開始認真地思考,將來該何去何從。


        16


        今天是本少俠來到北溟的第五十八天。


        本少俠驚恐地發現,自己先前的擔憂終于成為現實。


        經過數日激烈廝殺,原來的十六組人終于只剩下兩組,并且被安排面對面站在了斗獸場上。


        ——一組是我和阿沼,另一組是狐璃和照夜。


        這一次,無寐候終于出現在高高的看臺上。


        本少俠抬起頭,極力想看清楚這個九幽魔侯的容貌,未料他除了全副武裝外,竟然還帶了一幅沉重猙獰的青銅面具,將整張臉遮蓋得嚴嚴實實。


        這無寐候八成是有病,沒事兒還帶個破面具裝逼,真以為他自己是什么傾城絕色嗎?也不怕裝逼遭雷劈。


        因為不想對同樣來自大荒的狐璃出手,本少俠只好拔劍朝著照夜沖過去。


        ——既然已經站在了這個斗獸場上,便再無其他選擇。


        要么死,要么戰!


        照夜被打倒時,狐璃和阿沼的戰斗也到了尾聲。


        我清楚地看到狐璃喪失了戰力,阿沼則揮刀朝著她的頭砍過去。


        瞬間心生不忍,卻也清楚地明白,自己沒有干涉這個結局的權利。


        阿沼如果不殺了狐璃,死的就是她自己。


        這個斗獸場就是如此殘忍,如果沒有實力的話,便只能死在刀下,成為一具被人遺忘的枯骨。


        我看到狐璃死的時候,嘴角是帶著笑的。


        死亡對她來說或許是件好事,她終于獲得了解脫。


        ……我呢?


        我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獲得解脫?


        也許,那一天會很快到來吧。


      手機看攻略,電腦玩游戲兩不誤!
      加點再也不需要切來切去啦~
      下載17173APP
      【天下3】最新消息第一時間推送給你
      美女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