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z12ob"></sub><form id="z12ob"></form>

  • <small id="z12ob"></small><form id="z12ob"></form>

          <nav id="z12ob"></nav>
          字號:

          長篇小說《天下3之少俠手記》(三)

          時間:2018-03-05 11:03:57 作者:丷雪綠蓑丶 手機訂閱 參與評論() 【投稿】
          文 章
          摘 要
          今天有兩個凡人沒完成訓練任務,被妖魔小頭目罰抽一百鞭

            9


            今天有兩個凡人沒完成訓練任務,被妖魔小頭目罰抽一百鞭。


            看那兩人體質明顯不佳,又有傷在身,一百鞭肯定會要了他們的命。


            本少俠既憤怒又不忍,正準備挺身而出替他們求情,卻被阿沼死死拽住。


            片刻之后我才明白為什么她要拼命攔著我。


            ——一個叫狐璃的狐族少女挺身而出,然后同樣被罰抽了一百鞭,甚至連她的同伴都受到了牽累。


            看著他們在皮鞭下掙扎哀嚎,身上多出一道道血肉模糊的猙獰鞭痕,我再一次深刻體會到了這地方的殘酷可怕之處。


            處刑完畢后,訓練場來了一個身著白衣,面容十分娟秀的男子,自稱名叫酋,是這困獸刑牢里的獄醫,特來為負傷之人醫治。


            此人身材清瘦高挑,容貌仿若二八少女,一張臉生得簡直比我身旁的阿沼還要秀麗嬌艷,然而身周卻繚繞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陰郁之氣。他那雙秀美陰沉的黑眸漠然地看過來時,我竟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


            直覺告訴我,這人的身份不單純,絕對不可能是個普通的獄醫。


            然而,若不是獄醫的話,他究竟是誰?


            到這里給我們這些“比化魔還要生低賤的雜碎”治傷又有何目的?


            治傷的過程好像很痛苦,我清楚地看到狐璃疼得俏臉蒼白、頭頂冷汗滾滾而下,那個酋卻表現得一派輕松,眼底甚至閃耀著興奮的光芒,讓人不禁懷疑他是不是個喜歡看人受罪的變態。


            10


            還真的被本少俠猜中了,那個酋果然是個變態。


            自從那天為狐璃他們治傷之后,酋就經常出現在困獸刑牢給人治傷,雖然效果顯著,但是醫治的過程……不提也罷。


            這天,本少俠為了救一個凡人少年不慎被毒蛇咬傷,然后就領教了酋的手段。


            ……尼瑪這哪里是在給人治傷啊,分明是在施以酷刑好嗎!


            如果不是顧忌到身為男子漢的尊嚴,恐怕本少俠都要疼得在地上打滾兒了。


            期間阿沼看不下去了質問他就不能用溫和一點的手段治傷?!


            結果那廝竟然頂著那張美艷如花的臉露出一副陰沉的笑容說我就是喜歡用這種透支你們生命力治療的手段,就是喜歡喜歡看你們疼得哀嚎打滾兒的模樣,你們愛治不治不服憋著。


            你說這不是心理變態是啥?!


            這廝真是白長了那張好看的臉,沒想到內里竟然如此陰暗變態,虧得本少俠先前見他如此積極地給人治傷,還在想自己僅憑第一印象就判定他不像好人是否有失偏頗、是不是冤枉了他。


            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古人誠不欺我。


            11


            今天酋又來了困獸刑牢,然后又一次積極地給傷者治療,然后帶著一臉興奮變態的笑意欣賞著傷者痛得顫抖哀嚎的凄慘模樣。


            他這愛好我也是醉了,就不能有點兒高雅的追求嗎?


            沒事兒附庸風雅彈彈琴吹吹笛子下個棋畫個畫多好,既能陶冶情操又能裝逼而且更符合大夫的身份,偏要喜歡看人受疼,真心理解不能。


            欣賞完一干傷病號鬼哭神嚎后,酋站起身來,帶著一副心滿意足的笑意準備離開。


            也不知是不是看他那副笑容特別不爽的緣故,本少俠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你去哪里?是不是又要去禍害其他人?”


            酋沒說話,只是用一種莫測高深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轉身離開。


            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本少俠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也不及細思是否可行,便起身拔腳追了上去。


            耳邊響起一個聲音,好像是阿沼在身后喊著什么,然而心中那想法太過強烈,一時間竟蓋過了周遭所有一切。


            那一瞬間我眼前剩下那個獄醫消失的殘影,腦中也只剩下一個無論如何也壓抑不住的念頭。


            ——跟上他,或許就能離開這可怕的困獸刑牢,重新回到我心心念念的、久違的大荒!


            12


            酋走得并不快,期間還有意無意地回頭看了一眼,我清楚地看到他嘴角噙著一抹譏嘲的笑意。


            這時候已經顧不上去想他是不是已經發現了我的行跡,滿腦子只剩下一個強烈的想要追上去的念頭。


            遠遠看著酋的身影穿過一個長長的走廊,我疾步追上,在跟著他走過那條昏暗狹長的走廊后,酋的身影終于消失在視線中。同一時間,我看到了外面傳來暗淡的天光。


            內心一陣不受控制的狂跳,本少俠運起輕功飛奔出去,終于再次看到了久違的天空。


            魔界的天空和人界似乎并無區別,幽藍的天空上掛著無數顆閃亮繁星,在那暗無天日的困獸刑牢里面待久了,看到這樣美麗寧靜的天空只覺說不出的心曠神怡。


            本少俠總算逃出那個可怕的困獸刑牢,終于重見天日了!!!


            內心激動萬分的同時,眼角余光看到數十個相貌丑陋的魔兵迅速圍攏過來。


            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無論如何都要殺出一條血路,逃離這個鬼地方!


            抱著這個堅定的信念,本少俠抽出武器,以一往無前的勇氣向著魔兵們殺了過去。


            得益于這些日子在困獸刑牢那些嚴苛的訓練,本少俠可謂實力大增,如同砍瓜切菜般料理了那些魔兵,然后繼續朝前跑去。


            期間遇上幾隊巡邏的魔兵,實力都不怎么高,被本少俠三兩下迅速解決。


            又狂奔了數十里,視線中遠遠出現一道巍峨的大門。


            那是——傳說中的太古銅門!


            只要能穿過那道門,就能回到我心心念念的大荒,重見門派里那些被我視為親人的師門前輩和師兄弟!


            胸口一熱,本少俠打了雞血般朝著太古銅門飛奔過去。


            ——直到猝不及防撞上一道透明的光墻,被狠狠地彈了回去。


            出口就在眼前,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


            抬手擦了一下嘴角流出的血,我跳起身來,運氣全身功力再度狠狠地朝著光墻撞過去!


            然后又被更重地彈了回來。


            就這樣不知道試了多少次,隨著力氣的一點點流逝,心頭的希望也一點點熄滅。


            最后,本少俠心里最后一點希望徹底破滅,頹然地趴在光墻下陰冷的地面上,任由追來的魔兵把我拖了回去。


            被魔兵狠狠摔到困獸刑牢的小頭領槐江面前時,我清楚地看到,站在他身側的酋眼中閃現著混雜了興奮和惡毒的光芒。


            他果然發現了本少俠悄悄綴在他身后,或者說,這本來就是他特地為我設下的圈套!


            這個死變態!本少俠詛咒他將來生兒子沒有小唧唧!


            逃跑的舉動當然換不到好果子吃,槐江陰沉著臉當眾宣布了對我的懲罰——領受二百鞭。


            本少俠自然不會把這區區鞭刑放在眼里,只是要連累阿沼一起受刑,心中頓覺十分愧疚。


            反而是阿沼,挨了鞭子還來安慰我,說她皮糙肉厚,挨幾鞭子沒什么大不了的。


            她這么一說本少俠頓時更加愧疚,當即暗下決心,以后若無絕對的把握,絕不會再輕易嘗試逃跑,以免再連累到這個爽朗可愛的魔族女孩子。


          手機看攻略,電腦玩游戲兩不誤!
          加點再也不需要切來切去啦~
          下載17173APP
          【天下3】最新消息第一時間推送給你
          美女被上